当前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为明天高考加油

为明天高考加油

添加:2017-09-07来源:人气:加载中




  快高考了,后面几天,陈川来找过老婆几次。

  就在高考前夕,6月6日晚,王伟又一次悄悄跑了出来。这一次老婆是知道的。

  这天老婆穿着牛仔裤,浑圆的屁股,衬托起牛仔裤,牛仔裤包裹着屁股。

  老婆开着车,来到王伟所在的地方。

  “陈川”王伟看着老婆,笑了笑“马上高考了,我找老师有点事儿”

  老婆当然知道什么事,但经历过上次的高潮后,老婆有点害怕,也有点期待。

  “你想怎么样”

  “陈川,我还是想像上次一样”

  “那你还不跪下?”老婆试探性的问道。

  “老师,我不跪下”王伟一边抚摸老婆的屁股,一边说道。

  慢慢的,王伟的手摸过老婆的大腿,一点一点往上面移去。

  “老师,像上次那样……”王伟的丑陋脸庞上露出恶心的笑容“不是陈川叔叔那样,是我和你特有的那样,好吗”

  “不行,你是学生,是我贱奴”

  “老师,你嘴上抗拒,可是下面……”王伟的手伸进去,伸到老婆裤子里面去了“老师,给我,好吗”

  老婆心里是期待的,点了点头。

  “我听不见”

  “好,但是你不能亲我,不能亲我乳房”

  “好的,老师”

  王伟轻轻的脱掉老婆的裤子,站在后面,掏出自己硕大的鸡巴。

  “老师,我鸡巴就在外面哟”

  “赶快进去”

  “老师,不,我鸡巴想在外面多待一会儿,老师,你快给我讲讲你和陈川叔叔的事”

  “有什么好讲的,他就是喜欢我舔我脚,舔我bb”

  王伟鸡巴在老婆的bb外面摩擦“他那么贱呀”

  “王伟,快别说了,进来”

  王伟根本没有进去的意思。

  “陈川,想我进来吗?”

  “啊,是的”

  “那你是不是骚货”

  “是的,我是骚货”

  “是什么样的骚货”

  “想被你鸡巴日的一个骚货,想被你大鸡巴插的一个骚货”

  王伟的鸡巴在老婆的bb外面,把老婆的bb挑得全是水,老婆双腿一直夹,感觉里面必须被充满才能得到快感。

  王伟让老婆双腿跪在椅子上,王伟因为比较矮,恰好站在后面。他婆用鸡巴在老的bb外面,慢慢的往里面塞。

  老婆如狼嚎般叫了一声。

  然后王伟鸡巴插了一半,又拿了出来“陈川,你里面好多水”

  “王伟,你别说了,快点进来,求求你了”

  “那陈川,你转过来亲我一口,让我舔舔你乳房,你来舔舔我鸡巴”

  “不行,我们说好了的”

  “好吧,今天暂且答应你”

  王伟终于把鸡巴插进了老婆的bb里面。

  鸡巴一进一出,把老婆的bb塞得满满的,鸡巴每插进去,老婆身体就颤抖一次。

  王伟的鸡巴像一根巨大的恶龙,一步步吞噬着老婆的肉体,老婆的乳房在王伟的抽插中,甩向远方。

  “你鸡巴好大,王伟”

  “喜欢吗”

  “喜欢,王伟,我现在好幸福,好舒服”

  “和陈川叔叔舔,哪个舒服”

  “你舒服,王伟,啊、、、啊、、、啊、、、好满”

  王伟突然变猛,速度加快。老婆只能不停的浪叫。“陈川……我要射了……”

  “啊,啊,啊,”

  “陈川,你想当女王对吗”

  “是的,我喜欢当女王,但是不想当你的女王”

  “你想当我的什么?”

  “想被你插的骚货,我们做炮友。”

  “哈哈,陈川,我要你去调教陈璐,把他们父子二人都调教成性奴”

  “好,啊……好舒服……”

  老婆又一次高潮了,完事儿后,老婆躺在王伟的身体上,软绵绵的。

  “陈川,送我会学校吧,明天要高考了”

  老婆回到学校,工作的事还是得认真做。这时陈川又来找到老婆。

  因为明天高考,学生都是自由复习,所以学生们很多在学校,老师也大多数离开了学校,在宿舍、在家里。老婆因为今天跟王伟做爱,看见陈川,下面水又流出来了。

  “贱货,来了?”老婆把办公室的门反锁了,翘着二郎腿。陈川看见了,马上跪在地上,给老婆舔脚。

  老婆极度的侮辱刺激的陈川一阵狂泻,使劲往出喷射,到最后陈川只觉得里面已经喷不出东西了,可那个还是挺的厉害,不停的痉挛着老婆娇笑道,说着翘起一条腿,冲脚下的陈川冷冷的说道:“变态佬,只许舔姑奶奶的鞋底,明白吗?”

  “是!是!谢老师!”陈川迫不及待的伸舌在老婆的鞋底舔吮起来。能舔道老婆的鞋底对陈川来说已经是极大的恩赐了,所以他舔的格外卖力,竭尽全力让老婆满意。

  老婆的脚不老实的一摆一摆的,往下一压,陈川就得贴地躺在老婆的鞋底下舔;往上一翘,陈川又不得不爬起来够着舔。有时,陈川刚爬起来,老婆又把玉足压了下去;刚躺下,老婆又把玉足勾了起来;好不容易追到,老婆又换了一条腿翘着,陈川又不得不爬到另一边追逐老婆的鞋底。

  陈川被老婆玩弄的神魂颠倒,气都快喘不上来了,到了也没舔着几下。看陈川那副焦急渴望的神态,老婆忍不住冷笑道“真是条贱狗!”

  老婆忍不住骂道“你这条笨猪,舔个鞋底都舔不到,要你还有什么用。”

  陈川磕头认罪“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那你就去死吧!哼!”老婆狠狠踹了他一脚道。

  陈川觉得头上一沉,被老婆踩在高跟下,听老婆道“你不喜欢舔我的鞋底吗?恩?!”声音甚是消魂。老婆不禁心头一荡,赶紧恭顺的答道“奴才喜欢!奴才喜欢!奴才渴望能为您清洁高贵的鞋底!”

  “那你舔呀!”老婆故意刁难陈川到。

  陈川被老婆挑逗的魂都散了,他多渴望能舔到老婆的鞋底,可头被老婆踩在脚下,一动也不敢动。焦急道“奴才……奴才……”

  “哈!…”老婆一阵娇笑,在陈川头上轻踹了一脚道“把那个小凳子拿过来,贱狗!”

  “是!小姐!”陈川如听纶音,急忙爬到墙边,托了一个小凳子,爬回老婆的脚下。

  老婆站起身,轻抬玉腿,一脚踏在凳子上,双手贱着腰轻蔑的俯视着脚下的陈川,娇笑道“本小姐再给你这条贱狗一次机会!”

  陈川只觉得老婆的玉足那么随意的一抬,一踩透着那种傲人的气势,散发着一股让人难以抗拒的诱惑;就连玉足踏在凳子上的姿势都能让人魂飞破散!

  陈川傻呆呆的注视着践踏在小凳上的玉足,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他多渴望踏在那双高跟玉足之下的是自己的脸,自己的手,或是自己的那个……xia ti一阵强烈的痉挛,跟着使劲的抽动起来。

  ……

  “你不愿意吗?贱货?!”老婆惑人的语音让陈川从醉梦中清醒,陈川赶紧叩头道“奴才愿意!奴才愿意!奴才叩谢小姐天恩!”

  “哼!…”老婆冷哼了一声,轻轻踮起足尖,让后跟稍微抬起的一点,冷然道“把你的贱舌头伸进去!”

  陈川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一举一动都被老婆牵引着,他听话的把舌头伸到老婆尖尖的鞋跟下,期待着老婆下一个命令。

  陈川觉得老婆的鞋跟慢慢压在自己的舌头上,逐渐的力量越来越大,伴随着电击般的快感,一股剧烈的刺痛让他几乎昏死过去。

  ‘呃!……呃!……’的惨叫声从嗓子眼儿里挤了出来,眼泪忍不住唰唰的往出涌,陈川感觉自己的舌头要被刺穿了,这极度的痛苦换来的却是两个女孩冷蔑的笑声。

  “舒服吗,贱狗!”老婆娇声问。

  ‘呃!…呃!…’陈川说不出话,只是惨哼着。

  “哼哼哼!……”老婆残忍的笑着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啊!”说着,抬起前脚,后跟在陈川的舌头上使劲的碾动。

  这时候,有人在敲办公室的门,老婆立马起身,让陈川躲在办公室的书柜里面。

  老婆打开门,发现原来是陈璐。

  “陈老师,我这里有几个问题想请教老师,明天高考了,还是有点不放心。”

  “好的,进来”老婆一点一点给陈璐讲解的。陈璐并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就躲在书柜里面。更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已经变成陈老师的一只狗了。

  当然,陈川看见自己儿子进来,也是非常紧张。

  “你听明白了吗,陈璐”

  “明白了。”

  “你明白了?真的假的?这样,我给你一点通类型的题,你做做看看”

  老婆说着拿了一套资料给陈璐,让他自己做。

  “陈璐,来把这张试卷给做了。”老婆弯着腰,屁股翘得老高,对着书柜摇了摇。老婆今天穿着紧身裙,把屁股包得严严实实的,里面是黑色的丝袜,下面是陈川送的靴子。李灿当然不会看到这些细节。

  “陈老师,你今天好漂亮。”

  “小鬼,做你的作业。”老婆说着,翘着二郎腿,脚一晃一晃对着书柜。

  “陈老师,这题我不太会,可以给我讲讲吗?”

  “嗯,给我看看。”说着,老婆并不给李灿讲题,而是合上书,对李灿说“听说你家养了宠物的?”

  “嗯,一直小贵宾,挺可爱的。”

  “哦,陈璐,以后小狗生娃娃了,能给我一只吗?”

  “当然可以,老师也喜欢小狗吗?”

  “嗯,小狗的舌头很柔软,没事会来我脚下给我舔脚。”

  “嗯,我家小狗就这样。痒死人啦。”

  “嘿嘿,要是养了小狗,我就不用出去搽皮鞋了,小狗会为我舔干净。”老婆说着,往书柜方向看了一眼。

  “哈哈,陈老师真幽默。”

  陈川在书柜,哪还受的了这种挑逗,下面早已经胀鼓鼓的了。

  “陈璐你先做,我过去收拾下书柜。”

  其实老婆并不是收拾书柜,而是靠在书柜上,把靴子伸进书柜里。

  陈川像获得珠宝一样,双手捧着开始舔。

  舌头一缩一缩在老婆脚跟上转悠,想koujiao一样上下来回的吸舔着。

  “小狗真可爱。”

  老婆说了这么一句,李灿回过头看着老婆,吓得书柜里陈川一身冷汗。老婆也立马把鞋子收了回来,只是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靠在书柜上。

  透过书柜缝,老婆的屁股正好对着陈川的脸。陈川哪还管其他的,伸出舌头便舔。

  老婆战抖了一下,也没管他,好像还挺享受的。

  随着陈川的舌头,老婆屁股开始扭动起来。

  老婆反手把陈川的头抱着,把短裙稍微往上提了提,意思不言而喻,就是让陈川舔进去。

  陈川看着老婆的菊花,一半一半分开,很迷人。

  陈川伸出舌头便舔。

  一口一口,像对待自己初恋一样舔着老婆的屁股。

  随着速度增快,老婆也十分享受。

  “快……快……”

  “是的老师,我马上做好了。”李灿以为老婆在说他呢。

  “哼……哼……”老婆轻声的呻吟着。她反手把陈川的头抱得很紧很紧。陈川被逼得出不了气,只有把舌头伸进pi yan陈川,在陈川搅动。

  一刹那,老婆被陈川舔到了高潮。

  “陈璐,题做完了吗?”老婆整理了衣衫便问道。

  “做完了,陈老师你看。”

  “不错,有进步,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高考加油。”

 

本月热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