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被蒙古人轮奸的小龙女

被蒙古人轮奸的小龙女

添加:2017-09-07来源:人气:加载中



  小龙女红着脸,双眼被黑布紧紧的蒙住,双腿的膝盖紧紧的顶在一起,从单
薄的薄纱衣下露出修长的美腿颤抖个不住,她拼命的夹紧的双腿之间,粉嫩的骚
穴和雪白的屁股里各自夹着一根手腕粗细的肉棒型木棍,仔细看那根插在骚穴里
的木棒,原来底端竟还带着一根中指粗细的分叉,正同时还捅在她的尿道深处,
随着小龙女艰难行走的步伐而不断刺激着小龙女敏感的尿道肉壁,这般前后同时
全方位的刺激,让仅能勉强的夹紧双腿才能缓步挪动的小龙女全身一阵阵酥麻,
她每艰难的向前走一步,从被捅得外翻露出粉红耻肉的骚穴里喷出的淫水就淋漓
的洒落一路。

  一副沉重的木枷锁正将小龙女的玉颈和双手紧紧的锁在一起,她雪白的玉体
仿佛不堪重负似的被压弯着腰,这样屈辱的姿势令被逼着不断行走的小龙女腰酸
背痛,很快就香汗淋漓。而与一般的刑具木枷所不同的是,这木枷的底部同时还
带着两个乳夹,乳夹正紧紧的夹住小龙女两颗美乳上那一点粉嫩的乳珠,而一旦
小龙女因为沉重的枷锁压制而想要停下来站直身子的话,乳夹撕扯乳珠的剧痛就
会让小龙女痛叫出声,从而不得不继续弯着腰,艰难的夹着一前一后两根木棒在
无情的鞭笞下在狭小的屋子里转着圈。

  一个叼着烟斗的大汉手里正拿着皮鞭,淫笑着看着小龙女走一路洒一路淫水
的狼狈模样,不时的突然伸手狠狠的捏一把小龙女的玉乳,一边欣赏着小龙女被
乳夹扯得花容失色的狼狈模样;或是在本就只能紧紧夹住木棒不让它从屁眼里掉
出来的小龙女雪白丰满的大屁股上狠狠的踢上一脚,看着小龙女为了不让木棒滑
脱而拼命夹紧屁股的骚浪淫态哈哈大笑。

  原来自从那日小龙女在武林大会的擂台下,被群雄以各自擅长的花样里里外
外奸了个遍,众多以前从未想过的部位诸如尿道、肚脐都得到了开发,这让武威
镖局的众人意识到是时候让小龙女接受更加全方位的调教,正巧胡镖头和襄阳城
里金凤楼的老板相识,便将小龙女托付给妓院里最顶级的调教师来进行训练,约
定一个月后来取货。

  不过这金凤楼老板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自然也不肯白白出力而不要任何好
处,虽然他并不知道小龙女的真实身份,但是当他第一眼见到小龙女那清丽脱俗
的美艳容姿时,还是被小龙女那清纯的外表下表现出来的淫荡姿态所吸引了,于
是这些日子里,虽然并非是职业的身份,小龙女还是不得不作为实际上的妓女,
除了接受各种专业的调教开发外,还不得不去接各种各样的客人。

  这金凤楼的老板也是精明的生意人,十分擅长包装营销,他见小龙女身形灵
巧,似乎有些武功功底,因此打出去的广告便标榜小龙女乃是武林中著名的美艳
女侠,误中淫毒,才不得不停止行侠仗义,改行来妓院做妓女,而且还可以同时
和七八个壮汉同时性交。虽然金凤楼老板根本就是乱说一气,不过却极为巧合的
全部贴合了小龙女这一段时间的经历,也不知道听了这广告宣传而红着脸不断颤
抖的小龙女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不过近些日子听了这广告而前来一看这改行做
妓女的女侠究竟是什么模样,最后都各自满意的将大股精液喷进小龙女的子宫、
肠道、尿道和嘴里。

  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每天来奸小龙女的武林人士也日渐增多起来,金
凤楼的生意也因此越做越好,一天十二个时辰里足足有七八个时辰,小龙女全身
上下的肉洞里都塞满了各路武林豪杰的肉棒,好在小龙女此时尚未名动天下,这
群人中虽然不少人觉察到摆出不同淫荡的体位的小龙女武功确实深不可测,但却
无论如何也猜不透她的真实身份,只好满心猜疑的将精液喷进了她的每一处肉穴
里。

  这一天,又有几个武林侠客打扮的壮汉点名要小龙女接客,因此负责调教小
龙女的调教师就将还戴着枷锁夹着木棒的小龙女一路押送过去,才有了一开始的
那一幕,一个时辰前小龙女刚刚同时接过同时多达八名壮汉的轮奸,连一点休息
时间都没给,立刻又安排了调教开发的训练,现在又被强迫去接新的客人,接连
不断的奸淫和调教让小龙女双腿发软,艰难的向前走着。

  小龙女很快被带进客人的房间,由于被蒙着眼,小龙女看不到究竟有几个人,
但是听着他们诧异的惊呼和沉重的呼吸声,小龙女还是觉得对方人数不少,并且
各个都是有一定武功的高手。这时只听一个客人笑嘻嘻的问道:「这就是那传说
中的武林侠女,她究竟都会些什么?」

  「她的武功可高着呢,各位想让她摆出什么体位都可以,而且群奸、吞精、
中出、尿道奸、肚脐奸她都能做到,如果没有高深的武功基础,那可不就早被玩
坏了?」带着小龙女来的调教师笑嘻嘻的回答道,其实他是对小龙女真正的武功
最清楚不过的人,最开始几天,小龙女还是本能的抗拒着各种屈辱的动作和言语,
没少挨他的鞭笞,但是虽然每次小龙女的敏感部位都被鞭子打得红肿高涨起来,
打得小龙女娇叫连连直到高潮晕厥过去,但是红肿退散之后却从未留下半点伤痕,
这般惊人的自愈能力岂是寻常人能有的?

  此时的小龙女全身上下只有一件单薄的纱衣蔽体,从仅能及腰的纱衣下隐隐
约约露出的修长雪白美腿见夹着的两根木棒上淋漓的淫水更是看起来无比诱人,
小龙女身上的纱衣因为被香汗浸湿而紧紧的贴在身上,随着小龙女兴奋的喘息而
快速的起伏着,她蒙着双眼戴着枷锁,带着一种说不出是兴奋还是羞耻的感觉,
任凭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的陌生男人当做肉便器一样的肆意打量着。

  一个人走上前,一把将蒙在小龙女眼睛上的黑布扯去,小龙女还没来得及适
应光芒,只听得那些客人们纷纷倒抽一口冷气,也不知究竟是不是因为小龙女那
惊为天人的容貌,还是因为认出了小龙女的身份。然而当小龙女睁眼提心吊胆的
看去,只见那群客人穿着打扮迥异,其中四人穿着西域番僧的服饰,而另外四人
则是显而易见的蒙古人模样,其中仅有一名穿着全真道士服饰的汉人,但仔细看
时,却又都不认得,小龙女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这些天提心吊胆,生怕在这妓
院里遇到一个认识自己的人,那样的话便无论如何都说不清了。

  「还不快给各位大爷介绍一下自己!」那个带着小龙女前来的调教人用鞭子
重重的敲了敲插在小龙女骚穴里的那根木棒,小龙女的身子随之猛地一颤,立刻
夹紧双腿,红着脸小声说道:「奴家名唤龙儿,请各位恩客照应!」这些日子里
小龙女被强迫使用妓女专用的那些淫语,此时小龙女已经对自称奴家这样的羞辱
词语已经能够不再羞耻的说出口来了。

  「龙……嗯嗯……」那个全真服装的道士闻言忽然哂笑一声,又立刻住了嘴,
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小龙女,竟好似看穿了小龙女真实身份似的,一双眼盯得小龙
女心里七上八下。但他没说什么,那群蒙古壮汉早就按捺不住,一起围了上来,
伸手在小龙女戴着枷锁的身上乱摸一气。

  「龙贱人,快给大爷们瞧瞧,你是靠着什么样的骚浪体位才配得上武林侠女
的噱头的!」一个蒙古大汉双手扯住正被枷锁底端的夹子夹住的小龙女的美乳,
不顾小龙女被扯得生疼的表情,笑嘻嘻的说道。

  古墓派以轻功和柔术见长,小龙女身为古墓派掌门,自然更不在话下,虽然
双乳正被那蒙古大汉扯得生疼,小龙女还是灵巧的将一条腿从身侧高高抬过头顶,
和另一条腿几乎劈成了一条直线,在做出这般高难度的动作同时,插在小龙女骚
穴、尿道和屁眼里的木棒仍然能稳稳的插在肉穴里面不至于掉出,这高难度的动
作看得几个蒙古大汉连连叫好:「好好好,这姿势正好让老子们四个人齐插你那
骚穴和屁眼!」

  这群蒙古壮汉也不把戴在小龙女脖子上的枷锁解开,直接将小龙女的娇躯推
翻在地,小龙女还不知道这群人究竟想怎么玩弄自己,一个蒙古壮汉已经扯着小
龙女双腿,让小龙女上半身贴着地面,两条腿在半空中倒立着摆出一字马的造型,
让她的骚穴和屁眼在半空中彻底打开置,两个蒙古壮汉一左一右的抱住小龙女一
条腿,分别粗暴的将肉棒直接捅进了小龙女的骚穴和屁眼里,小龙女刚刚想要叫
出声来,然而这些蒙古壮汉并非就此满意,另外两个壮汉立马照样搂住小龙女的
另一条腿,竟也将肉棒分别向小龙女的骚穴和屁眼里狠狠的顶去。

  小龙女的骚穴和屁眼容纳一根蒙古壮汉的大肉棒已是艰难无比,此时又各自
有着一根同样粗细的大肉棒竟不顾小龙女的身体是否能承受得住,沿着被大肉棒
捅得大大撑开的骚穴和屁眼里继续捅入,其中插进骚穴里的肉棒仅仅是稍微阻涩
了片刻,但很快便挤着另一根肉棒撑开的软肉,一点点的捅进了小龙女的骚穴里;
而另一根试图去插小龙女屁眼的第二根肉棒则受到了很大的阻力,由于小龙女的
屁眼软肉夹得实在太紧,那个蒙古大汉不得不双手使劲扒住小龙女的屁眼,将那
一圈已经被撑成透明的薄皮的屁眼硬生生的又扒开一大片,这才勉强的将龟头捅
了进去,挤着前一根肉棒,用力的向里捅去,小龙女的屁眼这下竟同时容纳这两
根肉棒,她的屁眼被撑大到夸张的变了形,而同时被两根肉棒不断的抽插,小龙
女原本平滑的小腹,也开始一起一伏的被挤压变形来。四个蒙古大汉一起围在小
龙女的双腿间,四根大肉棒竟两根两根的并拢挤进小龙女的骚穴和屁眼里开始了
大力的抽插——仅仅一根肉棒的插入已经足以让小龙女爽得不知所以,此时却一
上来就是双穴四棒的狂乱奸淫,更何况是被摆成这般倒立的姿势,被四个男人围
住一通狂奸。

  双穴同时被四根肉棒在里面狠狠的抽插,一前一后的抽插小龙女还能勉强忍
受,但若是两根肉棒同时狠狠的插到肉穴最深处去,这超越一根肉棒整整一倍的
鼓胀感,混着肉壁被撑开的撕裂痛感混在一起,强烈的刺激不断地冲击着小龙女
的脑海,小龙女起初还在痛苦的挣扎着,无奈双手被枷锁拷住,两条腿又被四个
蒙古大汉紧紧的抓住,只能屈辱的张开双腿,任凭四个蒙古大汉四根粗大的肉棒
在骚穴和屁眼里狠命的抽插起来。但这般狂奸不久,很快这种痛苦的感觉就逐渐
被一种变态到极致的快感所淹没,随着欲火逐渐上升,被操到双腿发软的小龙女
只觉得自己两腿之间瞬间被无尽的充实所牢牢占据,一瞬间双腿间酥麻得几乎觉
察不到,强烈的充实感和骚穴屁眼被极限扩张的鼓胀感对小龙女来说简直是刺激
上了天,随着四根肉棒在骚穴和屁眼里此起彼伏的大力抽插,小龙女嘴里的淫声
浪语和这些日子学会的骚媚浪叫几乎不绝于耳。

  「善哉善哉!」见那四名蒙古大汉围着小龙女双穴四棒的狂插的激烈肉搏场
景,倒立的小龙女脸上痛苦混着舒爽的表情正好清晰的展现在他们面前,几个起
初还不动声色的西域番僧们也再忍不住了,几人合掌念了句佛号,便一起摘了僧
帽,露出光头来,一边扯掉身上的佛袍,也向小龙女围过去。

  脱掉僧衣才发现这几个西域番僧原来年龄并不大,身上的肌肉倒也壮硕。此
时为首的番僧挺着黝黑但粗大的肉棒,顶在上半身贴着地面的小龙女面前,小龙
女经过这些日子的调教开发,对舔肉棒已经并不陌生,她主动的张开了嘴,舌尖
轻轻一卷,就将番僧的龟头含在嘴里,接着便鼓起双颊,用嘴唇吮住肉棒卖力的
上下晃着头啧啧有声的吸吮起来,小龙女这般绝色美女主动含住肉棒舔弄,强烈
的视觉刺激顿时让这番僧欢叫起来,全身舒服得哆嗦着,哪里还有半分佛家弟子
的庄严模样,番僧嬉笑道:「女施主口吐莲花,端的是精妙无比啊!」

  另一个番僧见小龙女的嘴已经被同伴抢走,正倒抽着冷气,享受着武林美艳
侠女嘴舔肉棒的快活享受的舒服模样,立刻也盯上了小龙女那因为上身贴地、腰
肢抬起的姿势而挤得紧紧贴在一起的美乳间深邃诱人的雪白乳沟,他钻过正抓着
小龙女腿的蒙古壮汉的腿,让自己半蹲着骑在小龙女的上半身上,这样的姿势恰
好让他已经兴奋到快要爆炸的肉棒抵在了小龙女乳沟的底部,青筋暴起的龟头被
两颗雪白的美乳紧紧的夹住,光滑细腻的肌肤带给肉棒的微微阻涩感更是让这番
僧兴奋的乱吼起来,一边让自己的身子向下坐去,好让龟头沿着小龙女的乳沟更
加向里插入,雪白的乳肉衬着黧黑的大肉棒,一直顶在套住小龙女脖子的枷锁处
才停止了探入,番僧开始扭着腰,让肉棒飞快的在小龙女的乳沟里抽插起来。

  上半身仰躺在地上,嘴里被一根肉棒顶在喉咙里抽插着,胸前又被男人骑坐,
这样的姿势让小龙女呼吸变得极为困难,她一边干呕着一边咳嗽,几乎要被这群
壮汉的轮奸奸得死去活来,她被打开的修长美腿也不时痛苦的紧绷起来,不过小
龙女越是表现出痛苦,这群壮汉们的性欲就越发高涨,玩到兴起,第三个番僧索
性挤到两个正插着小龙女的骚穴的两个蒙古大汉中间,双腿张开跨过小龙女的身
子,他的肉棒正好对准了小龙女那不断微微起伏的肚脐口处,自从在武林大会的
擂台下被那崆峒派的弟子玩弄之后,小龙女似乎也对肚脐这个寻常人难以想到的
玩法由开始适应到逐渐感兴趣起来,此时那番僧的肉棒仅仅刚碰到小龙女的肚脐
口,被滚烫的肉棒一激,小龙女雪白的小腹立刻一阵兴奋的痉挛,她洁净的肚脐
也随之颤动起来,只听小龙女含混不清乱叫道:「请快点……插进去……插满龙
儿的身体……龙儿要被各位狠狠的操!」

  见到小龙女被强迫摆成头下腿上的倒立姿势,全身上下各处都被男人们粗大
的肉棒狠狠的抽插着的模样,先前带着这群异族人来找小龙女消遣的全真教道士
这才笑嘻嘻的站起身来,走到小龙女身边,满意的欣赏着被一根大肉棒捅得口水
直流的小龙女因为骚穴和屁眼里被各自插进两根肉棒,阴唇和菊蕾因为极度的扩
张而被大大撑开呈半透明的薄皮,并且随着肉棒你进我退来回的抽插而被扯得不
断向外翻开的模样,以及小龙女敏感的肚脐被肉棒顶在里面一下一下的顶着小龙
女的小腹深凹进去,并因为被肉棒插在自己引以为傲的雪白巨乳里而兴奋的扭着
身子的小龙女淫荡的姿态。

  这名全真教道士突然伸手拍了拍小龙女一边被操一边轻扭的雪白大屁股,淫
笑道:「嘿嘿,竟然连这么漂亮的武林侠女,竟连这般连最下贱的妓女都不会做
出的淫贱姿势都能被操到兴奋起来,看来中原的武林果然是没救了!嘿嘿嘿,等
到蒙古帝国拿下襄阳,占领中原,你们这些汉人母狗都去给我们当最下贱的淫奴
吧!」

  小龙女闻言一惊,她嘴里含着肉棒,勉强的抬头看着这个正伸手揉捏着自己
屁股的全真教道士,只见这人脸上带着淫亵的笑容,正满意的看着小龙女被蒙古
人和西域人轮奸到兴奋不已的模样,这时一个正在卖力的抽插小龙女的骚穴的蒙
古人哈哈大笑的对他说道:「你选择投奔我大蒙古帝国,就是我们蒙古的兄弟,
又带我们来玩这么好的汉人妓女,日后高官厚禄不在话下!来来来,这骚货身上
还有好多地方可以插,咱们兄弟一起玩个尽兴!」

  「不不不,各位都是蒙古大汉的座上宾,你们先玩,玩完之后,我再给各位
展示一下更刺激的玩法!」这全真教道士一副谄媚的模样,一边看着小龙女被操
得白浆直冒的骚穴咽着口水说道。

  「哈哈,小子很不错,蒙古大汗就需要你这样忠心归顺蒙古帝国的汉人,到
时候赏你几个和这个差不多的汉人母狗,让你每天爽到死!」正在狂插小龙女嘴
的番僧哈哈大笑的说道,他壮硕黝黑的小腹啪啪的撞着小龙女的脸颊,虬结的阴
毛顶在小龙女的嘴边,仿佛小龙女长出胡子来一般。

  小龙女胆战心惊的偷眼看着那个谄媚的笑着的全真教道士,心里一阵惶恐,
小龙女何等冰雪聪明,从这几句简单的对话里,就已经听出这全真教的道士竟已
经投降了蒙古人,更可怕的是,他们似乎是在共同商议着针对襄阳城的什么阴谋,
小龙女虽然不怎么关心国事,但倘若让这群粗鲁野蛮的蒙古人真的拿下襄阳占领
中原,想必日后的中原武林众多美貌女侠,都将会像小龙女这般沦为蒙古壮汉的
性奴,一想到这里,小龙女全身一震,接着便在全身极度兴奋的痉挛中被前后四
根大肉棒接连不断的冲击送上了绝顶的高潮,小龙女被两根肉棒插得大大分开的
骚穴一震痉挛,汹涌的淫水不要钱似的从肉棒和阴唇的结合处疯狂的喷溅出来,
淫水喷了站在一旁的几个番僧和全真道士一身都是,这些人也都看着小龙女处于
极度高潮娇躯乱颤不止的淫荡模样哈哈大笑起来。

  插小龙女肚脐眼的番僧第一个把持不住,可能是禁欲太久,也可能是小龙女
紧致的肚脐带来的刺激感太过强烈,这个西域番僧正挺腰让肉棒在小龙女的肚脐
里狂插,突然猛地一捅,昂着头大叫一声,禁欲多年积攒下来的浓稠精液便瞬间
喷进了小龙女的肚脐眼里,精液的量实在过于惊人,很快便从小龙女的肚脐里溢
流出来,沿着小龙女白皙平滑的小腹,一直向她正夹着肉棒的巨乳乳沟里流去。

  滚烫的精液在小龙女的身上肆意的流淌着,烫得小龙女发出一连串发自心底
的欢畅叫声,小龙女的淫态不断带给这群异族壮汉强烈的视觉刺激,不一会正插
着小龙女乳沟的番僧和两个插着小龙女屁眼的壮汉也忍不住将精液喷进了小龙女
乳沟和肠道里,随着肉棒从小龙女的屁眼里拔出,小龙女被两根肉棒硬生生撑大
的屁眼竟半天合拢不上,白浊的精液混着被两根大肉棒同时插入而撕裂渗出的血
丝,汩汩的从小龙女的屁眼里溢流出来,此时的小龙女被全真道士捏的红肿的屁
股朝天,像一只被剥光的雪白羊羔一样任人蹂躏奸淫着。

  随着群奸中的男人们纷纷在小龙女的身子上喷了精,小龙女雪白的肉体上精
液肆流,小龙女的胸膛随着兴奋的娇喘而快速起伏着,这时还勉强支撑着的几个
壮汉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先是还在小龙女的乳沟里狂插的番僧全身一抖,闷哼
一声,将大股精液从小龙女的乳沟里喷射出来,一小半的精液夹在了小龙女的两
颗白皙的美乳间,随着乳房的晃动而不住的挤压着,多部分则沿着小龙女的雪白
的脖颈,一直滴落到地面上去。随后一起插着小龙女骚穴的两根肉棒也是几乎同
时将精液喷进了小龙女的子宫深处去,两根肉棒同时喷出滚烫的精液,小龙女娇
嫩的子宫又怎么可能容得下这么多精液的浇灌,两人一前一后拔出肉棒时,小龙
女外翻的阴唇中间的阴道口处,汹涌的精液汩汩的溢流出来,沿着小龙女的身子
向下流去,也许是这样的情景太过于刺激了,此时的小龙女脸颊潮红,兴奋的喘
息着。

  「哈哈,真是个难得的骚婊子,能玩得开又不会被玩坏!」蒙古大汉挺着刚
射过精的肉棒在小龙女的脸上胡乱的蹭了几下,看着精液粘花了脸的小龙女的模
样,满意的大笑起来,指着全身精液的小龙女对那全真道士说道:「接下来就让
你来玩玩她吧!」

  那个全真道士看着小龙女满身精液的狼狈模样,脸上的颜色也不知道是生气
还是尴尬,他赔笑的看着那个蒙古大汉说道:「其实我还知道一个更刺激的玩法,
不如先让我拿她开发一下,之后让各位来玩个更刺激的!」

  「你们汉人玩女人就是花样多,也好,若是能再开发出什么新花样,重重有
赏!」一个蒙古人挺着稍显疲软的肉棒哈哈大笑着说道。

  这全真教道士点头哈腰的答应着,一边从身边拿出两个指甲盖大小的中空铁
环,以及几十根表面雕花的尖针,这些尖针两头尖锐无比,中间却布满花纹,灯
光下两指长的尖针通体闪着耀眼寒光,看着就令人不寒而颤,全真道士一边展示
给那几个围在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的蒙古人和西域番僧们看,一边解说道:「这
针是江湖上著名的女魔头李莫愁所用的冰魄银针,针上的毒并不致命,但危险的
是上面的淬毒可以令人肌肉松弛、反应敏感,作为暗器,足以让人全身瘫软动弹
不得,但是用来调教嘛,嘿嘿嘿……」

  听到师姐李莫愁的名字,正处在高潮之中的小龙女也是全身一震,然而不等
她反应过来,那全真道士嘴上说着,突然伸手抓住了小龙女的一只美乳,两根手
指狠狠的掐住了美乳顶端那一颗粉红色的椒乳,另一手捏着一根冰魄毒针,对着
小龙女的乳珠口猛地一针刺了进去。小龙女最为敏感的乳珠从前被人吮吸都会兴
奋不已,此刻竟然受到如此粗暴的刺激,当即痛的惨呼一声,身体剧烈的挣扎起
来,却被围观的男人们饥渴的大手紧紧的按住,一个西域番僧哈哈大笑道:「小
骚货的乳珠被捅穿竟然反应这么激烈,想必以前从来没有受过这般刺激吧?」

  那根锋利的银针尖端刺开小龙女粉红乳珠的表面,一直捅到深处的乳腺上,
先前全真道士说的毒液很快便起了反应,在众人围观的视线下,小龙女那颗粉红
的乳珠突然变得逐渐鼓胀开来,仿佛是含苞待放的花蕾一般,逐渐的胀大到指甲
盖大小,微微绽开的裂口在膨胀起来的乳珠表面清晰可见,与此同时,却见小龙
女那只美乳也瞬间如同爆炸般鼓胀起来,原本美丽的椒乳已经被膨胀成了一团水
球,白皙的肌肤被撑得近乎透明,暴涨的青色血管下隐约可以看到爆起的青色血
管里流动的黑色毒液。

  敏感的乳珠受到这般刺激,就算是深知冰魄银针厉害的小龙女还是忍不住猛
地绷紧身体,瞬间又无力的瘫软下来,发出痛苦的呜咽,绝美的面容因为极度的
刺激而扭曲。这般极致的刺激的又是一阵闷哼,挣扎的更加剧烈,一道洁白的乳
汁从被粗暴撑开的乳珠里激射而出,溅了围在身边的男人们一脸,小龙女紧绷着
身子,终于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唔哼哼哼……别……求你了……别……

  别碰那里……难受……「

  「才这样便受不了?」全真道士看着小龙女剧烈的挣扎,脸上露出一丝窃笑:
「马上有的是你爽的!」全真道士嘴上说着,拿起第二根冰魄银针,粗暴的直接
捅进了小龙女另一边的粉红乳珠上,一边插还一边用力揉捏着小龙女的雪白美乳,
加速毒液在小龙女美乳血管里的流动。

  随着全真道士用手大力的挤压,小龙女有些变音的话语顿时变成了一连串的
浪叫,那种极致的刺激让小龙女顿时绷紧了身体,更加剧烈的挣扎起来小龙女忽
然闷哼一声,原本半闭的美目猛地瞪大,脸上露出难以抑制的痛苦之色,仿佛被
烈火炙烤一般剧烈挣扎起来,身旁的围观的蒙古大汉和西域番僧们见小龙女反应
如此激烈,纷纷伸脚狠狠的踏住小龙女的身体,防止她挣脱开来。

  小龙女只感觉自己的美乳中似乎有无数只蚂蚁在四下乱爬,又仿佛流动的火
在乳腺里熊熊燃烧,顿时再也抑制不住乳腺里传来的极度酥痒,几乎无意识的失
声惨叫起来:「啊……啊……不要啊……停下来……受不了……啊……受不了啊
……这……这是什么……什么东西……好难受……好刺激啊~ 啊——啊——」

  全真道士见小龙女反应如此激烈,面露冷笑,伸手剥开小龙女已经膨胀到外
翻开的乳珠,露出下面那同样鼓胀开来的乳腺,全真道士将早已准备好的两圈铁
环猛地压进了小龙女膨胀开的乳孔里,对在一边看得哈哈大笑的蒙古人们说道:
「各位应该还没试过肉棒插女人奶子的感觉吧,何不来试试看?」

  「哈哈,真有你小子的!」众人见小龙女那两颗雪白玉乳此时鼓胀得如同水
球一般,吹弹可破的半透明肌肤上那两点原本樱桃大小的乳珠此时向外翻开,原
本紧闭的乳腺被两个铁环撑开到肚脐大小,向里可以看到随着毒液的刺激而不断
轻颤的血管和乳孔内的黏膜,其中一个蒙古大汉凑上去对着乳孔里突然吹了一口
气,小龙女敏感的乳腺受到这般刺激,当即全身一阵娇颤,双目紧闭,从鼻子里
发出一连串不堪刺激的娇哼声来。那个蒙古大汉满意的伸出手指轻轻捅着小龙女
那雪乳正中诱人的肉穴孔,一边满意的对全真道士说道:「妈的,还从没想过女
人的奶子除了可以舔,还有这般玩法,不错,大大有赏!」

  「都是家师教导有方,这些玩法,也都是师父教给我们师兄弟的!」那全真
道士见蒙古人满意的样子,急忙笑着说道:「家师擅长的玩法精髓,我们还没学
到百分之一呢!」

  「好,等蒙古帝国拿下襄阳,便封你们全真教为全国道教之首,你师父丘处
机便封为国师!」一个蒙古大汉笑嘻嘻的挺着再次坚挺起来的肉棒,对全真道士
笑道:「来来来,这边的奶子赏你一起玩!」

  「多谢万户赏赐!」这全真道士从刚才就已经觊觎小龙女的绝世美貌已久,
无奈那些群奸小龙女的蒙古人和西域番僧都是蒙古大汉的座上宾,自己又不敢凑
过去加入混战,只能等乖乖等在一边,看着小龙女被操得浪叫不止的模样心里暗
自发恨,现在终于轮到自己玩弄小龙女的身子,全真道士闻言急忙也脱了裤子,
露出从刚才开始就硬挺了许久的肉棒,和那蒙古大汉一起凑到瘫坐在地上的小龙
女两边,那蒙古大汉先伸手按住小龙女的臻首,迫使她昂起头挺起胸来,让自己
的肉棒顶在小龙女那雪乳上被撑大的孔洞口处,兴奋的说道:「妈的,老子还是
第一次这么玩女人的奶子呢,不知道能不能塞得进去!」

  「女人的奶子插起来要多软有多软,比起骚穴来说爽的多了!」这边的全真
道士也挺着肉棒急不可耐的插进了小龙女另一边雪乳的乳孔里,他粗大的龟头抵
在小龙女的乳孔口处,用力的向里顶去。

  小龙女那胀大的乳腺被毒液刺激,乳孔内部的黏膜表面不断地渗出晶莹的粘
液,如同润滑液一般不断的沾在男人的龟头上,有了着淫液的润滑,很快那涨开
的乳孔便将全真道士的龟头整根裹了进去,眼看着小龙女外翻的乳珠如同一圈软
肉般紧紧的包住男人的肉棒,小龙女白皙的美乳上两根插进去一小半的粗黑大肉
棒带给旁观者极强的视觉冲击,更别提正挺着肉棒在小龙女的雪白美乳的乳孔里
抽插的男人有多爽了。

  往常敏感的乳珠被人刺激,小龙女都能兴奋得娇喘连连,此时被毒液刺激得
两颗雪乳膨胀,外翻的乳孔被男人当做肉穴一般狂插,男人沾满乳腺组织液的粗
大肉棒在小龙女乳腺深处大力抽插,带给小龙女异常的鼓胀感,尤其是男人硕大
的龟头挤压着乳腺,带给小龙女又酥又麻的异样刺激感,也让小龙女发出混着痛
苦和兴奋的闷哼声。

  两个男人粗壮的肉棒如同打桩一般狠狠的冲击着小龙女的乳孔,每一次都一
直顶到最深处的结缔组织才停下来,男人壮硕的腹肌随之一下下撞着小龙女暴涨
的雪白美乳,水球一般挂在胸前晃荡的雪乳被挤压撞击得颤个不住,那淫靡的场
景看起来别提多刺激了。

  先前激烈的轮奸已经让小龙女筋疲力尽,但胸部受到这般刺激,又看着两根
肉棒插在自己被毒液刺激得膨胀到极限的巨乳乳孔里大力抽插,透过因为鼓胀而
半透明的雪白肌肤,可以清晰的看到男人的龟头在乳孔深处抽插的模样,这种异
常淫亵的场景令小龙女再一次的兴奋起来,她昂起头,让围观的男人看着自己因
为兴奋而潮红的脸颊,鼻子发出快活的闷哼声,摇晃着身子配合著正大力抽插自
己乳孔的男人。

  看着小龙女因为乳孔被插而兴奋的扭动起身子的模样,那些刚刚在小龙女的
身上喷射过精液的男人们又一次兴奋起来,那几个西域番僧因为常年禁欲,这时
恢复的也快,几个番僧喘着粗气,又将坐在地上让男人的肉棒插着自己乳孔的小
龙女围了起来,几个人伸手去揉捏小龙女那插着两根肉棒的暴涨的雪白美乳,一
个人抓起小龙女的双腿,挺着肉棒捅进了小龙女的骚穴里,另一个人则站在小龙
女身后,让小龙女昂起头来,用粗大的肉棒像鼓槌一般在小龙女白皙的脸颊上胡
乱敲击着。

  胸部受到的刺激本就已经让小龙女兴奋不已,此时又一轮奸淫又逐渐开始,
小龙女情不自禁的伸出双手握住两根正将肉棒顶在自己的乳孔深处的肉棒,一边
扭着腰,一边帮着肉棒向自己的乳孔深处插去,正狂插小龙女的骚穴的男人忽然
觉得小龙女的骚穴里一阵湿热,低头看去,却见小龙女竟然被这般刺激的玩法奸
得淫水直流,竟然直接潮喷了出来,随着淫水喷出,小龙女也终于压抑不住自己
刻意压制的快感,她昂起头,眯着眼睛爆发出一阵兴奋已极的狂乱呻吟,若不是
双肩被人牢牢的抓住,小龙女早就在兴奋至极的痉挛中软塌塌的瘫了下去,只见
小龙女淫水直喷的同时,她那正被大肉棒猛插的乳孔也是一阵兴奋的颤抖,两道
雪白的乳汁竟然水箭一般飚射出来,喷在了正在插她乳孔的两个男人一腿都是。

  看着小龙女竟然因为乳孔奸而兴奋到喷奶,众人哈哈大笑起来,那个蒙古大
汉的肉棒被乳汁一浇,忍不住闷哼一声,颤抖着喷出了精液,等到精液一滴不剩
的灌进了小龙女的乳腺里,这才满意的拔出肉棒,一边抓起自己还带着精液和乳
汁的肉棒在小龙女的脸上胡乱蹭了蹭,笑着说道:「妈的,骚婊子奶子被操,竟
然都能爽到喷奶,不过这下我也还给你一奶子的精液,哈哈!」

  小龙女沾着精液和自己乳汁的脸上带着迷醉的神色,第二个男人又挺着肉棒
捅进了她还大大张开着的不断往外冒出精液和乳汁的混合液体的乳孔里,小龙女
又发出了兴奋的闷哼,雪白的美乳被男人的肉棒当做骚穴一般抽插挤压着,那淫
乱的姿态,让小龙女发自内心的陷入了快感的旋涡之中,再也不想从这淫落的快
感中逃离出来。

  直到那个全真道士伸手按住小龙女的头,一边爽得全身直颤,一边快活的大
叫道:「妈的,骚婊子的奶子真他妈爽,看老子插烂你的骚奶子啊,古墓派的骚
货母狗龙贱人!」一直沉浸在肉欲快感中的小龙女听到这全真道士说出了自己的
门派和姓名,还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颤抖着将精液一滴不剩的喷进了自
己的乳孔里,小龙女的奶子鼓鼓胀胀的,混着乳孔里的乳汁和精液,捏起来发出
汩汩的浓稠液体声响。

  小龙女昏昏沉沉的倒在牢房的地板上,她的侧脸贴着地面上积起的厚厚一滩
白浊精液,双眼空洞而无神的瞪大著,两条原本白皙修长的美腿内侧此时布满了
被男人的大手肆意揉捏留下的淤青,她的骚穴和屁眼都已经被操得红肿不堪,甚
至就连尿道口都大大的外翻开,浑浊的精液沿着她的股沟一滴滴的滴落在地上。

  

本月热播视频